我想
在我長大懂事後
除了六年前面對我家老狗的死亡
這次
是我第一次準備面對親人的離開


我的阿嬤(祖母)
是位偉大堅強的女性
在男女不平等的舊時代裡
受著日本教育
當了護士
年紀輕輕還外派上海
之後回台
和阿公在新竹開了餅店、家電行....  是當時新竹那條街上第一家有電視的!
在大家族、大家庭的複雜環境下、
在中年時的一場重大車禍中幸運活下
卻成為了母兼父職,一手帶大五個優秀的孩子成家立業...
如今
正面臨癌症、病痛之苦

前幾週
高齡約90歲的阿嬤
原因便秘、腹脹而送醫
嚴重的痔瘡,卻因年紀太大無法承受開刀的痛苦與風險而作罷
卻發現胃潰瘍、胃食道逆流...等額外的病痛而留院治療
一週後
甚至嚴重到無法進食
插了鼻胃管
痛苦的身、心... 漸漸讓堅毅的阿嬤生氣而三不五時自己忍痛拔掉鼻胃管以示抗議...

原本已經住院不耐煩的阿嬤
家人正準備與醫生商量回家醫護
沒想到....
上週五傍晚
臨時接獲了抽血、斷層掃描等等的再檢驗通知
居然發現了大腸癌
而且情形極度不樂觀... 也已經影響了胰臟、及其他


週六
我和老妹再次去看阿嬤時
虛弱的阿嬤
卻氣憤的一直對著我和老妹哭訴
她要回家、她沒病、誰來救她回家、被插鼻胃管不舒服、連排尿都自己上不出來(醫生已經改用導尿管)、好好的住個醫院被搞成像犯人被關在這裡...     再再都聽得出來阿嬤有很多的抱怨、很多的不爽、很多的不自主... (已知罹癌的我們,不知阿嬤說自己沒病是否只是想回家?!)

看著虛弱的阿嬤講出這些憤恨不平話語的神情
當下我們有著很多的不忍、很多的無奈、更要忍著很多的情緒...


看著大人已經開始在討論龍巖、萬安等等的事務
真的是要認真開始面對這塊了嗎?!  (雖然我很不想承認!)
等待今天醫生上班、最終報告出來...
大人們就要告訴阿嬤一切生病的實情,並做最後決定


週六晚上
撥空去上了一堂靜瑜珈
原想放鬆一下
沒想到在昏暗只有蠟燭燈光的教室、在微微精油香味中、在背景音樂中...
簡單的坐姿或躺姿,每個動作停留時間約5-10分鐘(甚至更久)
應該是極度輕鬆與享受的極簡單不流汗課程
剛開始我卻在前幾個動作短短幾分鐘下可以睡著...
而之後幾個動作睡不著的我
卻讓我閉著眼睛不自覺的想到上午在阿嬤病床邊的那些畫面
突然,我開始有股寒顫的害怕...
突然,我想到當時狗狗離開時的難過...(但看到老妹哭的西哩嘩啦而更難過的難過)
突然,我開始跟上帝、跟觀世音菩薩禱告、祈禱...(阿嬤算是虔誠的佛教徒,一心希望以後能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突然,我明明就在上瑜珈課,但我卻快哭了、而且覺得怎麼突然好冷...

下了課、開了燈
一切好多了......


原本,我很喜歡一個人在晚上開車、甚至開在高速公路上
因為視線很好、晚上開車也感覺比白天清靜
可以輕鬆的聽著音樂、看著視線極佳的路況
結果,我發現,也許又是因為天黑...  (其實我不是怕黑)
我居然腦筋裡又不自覺的想到了病床邊的那些畫面
再繼續延伸想到後續會發生的事情
整個情緒、心情... 通通都不對勁了
莫名的害怕又出現了
甚至覺得我的車子好像會突然爆胎、或是突然會煞車不靈、或是....
趕緊改撥了輕鬆愉快的音樂(而且必須重複播放),而音樂的聲音也要開得超大
漸漸的才轉移了害怕的情緒


或許現在
有點怕黑、有點怕靜



很多事情交給醫生、交給大人處理
而我和老妹能做的
除了多撥空去陪陪阿嬤外
我認真的摺紙鶴祈福
甚至跟老妹決定開始吃素
讓阿嬤最後的人生旅程能過好過一點
甚至最後佛祖、菩薩能夠來接她....


這次
是要長大懂事後的我
去學習面對死亡的害怕、恐懼、不安...的課題
(我甚至很怕想像... 看到鐵漢的老爸哭,是否我會更難過...  就像看到老妹面對"吉利"離開時...)



一切加油
也只能加油


小木馬手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